歡迎書友訪問久讀小說
首頁民國諜影章節目錄 第一千零四十章 左右為難(求月票)

章節目錄 第一千零四十章 左右為難(求月票)

    會迎賓館,一大早寧志恒就帶著松平秀實和幾名護衛出了門,他是以游山玩水的名義來到青島,如果只守在賓館里,難免引人起疑。

    只是他一動,頓時驚動不小,早就有布置好的本地護衛人員也趕緊跟隨其后,寧志恒也沒有細問,不外乎是特高課和本地駐軍的安排。

    今天是一個晴朗的天氣,正是適合出行看海,他們沿著青島海灣的沙灘公路一路向西,這里的景色確實秀麗,一側是具有典型歐式風格的建筑群,另一側則是蔚藍無邊的海灣。

    凜冽的海風進入這處海灣之后,變得溫順起來,撲在臉上,讓人感覺到絲絲涼意,可是絲毫沒有影響寧志恒等人的好心情。

    極目遠眺,天空猶如是一片藍玉,大海更像是一塊翡翠,水天相連,蔚為壯觀,不時有幾只海鷗過來湊熱鬧,在藍色的天地間,平添幾份有趣的色彩。

    陽光的照射下,金光閃閃的沙灘直晃人的眼睛,寧志恒興致盎然,下了大路來到沙灘上,踩在細軟的沙灘上,看腳下層層的波濤輕輕拍打,涌上沙灘,濺起朵朵銀色的浪花,頓覺心曠神怡。

    寧志恒轉頭看向身后的松平秀實,笑著說道:“松平君,感覺怎么樣?青瓦綠樹,碧海藍天,果然是中國北地難得的好景色!”

    松平秀實對眼前的景色也是極為興奮,他手里拿著相機不停地拍攝著四周的美景,笑著大聲說道:“是啊,多美的地方!這一次回去我要好好寫一篇文章報道,真是不虛此行!”

    就連一旁的木村真輝也是連聲贊嘆道:“這比我家鄉的海濱可是美多了,中國的好地方真是太多了!”

    一行人沉浸其間,邊走邊看,不知不覺走出了很遠,這個時候,四周也有不少日本僑民經過,看到他們這一行人,知道是重要人物出行,都遠遠地躬身退讓在一旁,寧志恒也不以為意,木村真輝等人也沒太過擔心,這里是日本人僑民聚集區,警衛力量足夠,安全性還是很高的。

    游玩的時間過得很快,寧志恒看著陽光正盛,抬手看了看時間,木村真輝也走上來說道:“會長,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回去吧!”

    寧志恒點了點頭,正要說話,就看見不遠處的公路上,行駛過來一支長長的車隊。

    最前面是幾輛軍車開道,上面載滿了荷槍實彈的武裝軍士,后面一隊清一色的黑色高級轎車,頗具氣勢。

    寧志恒的眉頭一皺,他知道今天偽政府一行人會前來青島,現在看來是應該就是他們了。

    “走吧,客人都到了,我們也回去看看熱鬧!”

    寧志恒揮手示意,一行人也上了公路,早就跟在身后的護衛車輛開了過來,眾人坐上了轎車,跟著前面的車隊,一起向來的方向行駛。

    偽政府一行人在重兵護衛之下,趕到了會迎賓館,王填海和一行高官下了車,在土原敬二和影佐裕樹的陪同下,進入了賓館,按照之前的安排,這些人就安排在賓館的三層,也就是寧志恒的樓下房間。

    寧志恒的轎車也隨之而來,他邁步下了車,左右看了看,此時的會迎賓館和離開時已經大不一樣。

    整條街區已經戒嚴,街道兩頭布置哨卡,街道上空無一人,賓館的四周密布著武裝警衛,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嚴密布防,密密麻麻地延伸出老遠,都是日本駐軍的軍士。

    只是離開了幾個小時,會迎賓館就變了一副模樣,戒備森嚴,如臨大敵,平添了幾分肅殺之氣。

    寧志恒下了車,早有人迎了上來,此人寧志恒昨天見過的,正是土原敬二的聯絡官笠原少佐,他將一行人引入賓館,其他警衛看見,知道是特殊人員,都不敢阻攔。

    寧志恒嘴角一翹,目光變得冷峻起來,嘴里輕輕吐出一句:“好大的排場!”

    語氣中的不悅讓笠原少佐嚇得身形一顫,他趕緊出言解釋道:“請您原諒,這次的會議事關重大,所以各個部門都派出了警衛人員,當然,也是為了保護您的安全。”

    寧志恒自然不會跟他一個小小的聯絡官過意不去,擺手示意,當前一步向院子里走去。

    可是不經意間的目光一掃,眼神不禁一緊,身形一側,背過面去,腳步加快,進入會迎賓館的院內。

    原來他竟然發現,就在賓館大門附近的一處道邊,有幾名身穿便衣的男子正在低聲交談著,其中一個人的面容竟然是相識的,赫然就是徐永昌。

    寧志恒此時頗為詫異,徐永昌竟然會出現在青島,但是他很快想到了事情的原委,這一定是跟隨李志群和王漢民一起來到青島的那一批人員,徐永昌竟然也被選中了。

    寧志恒等人進了院落,這時才發現,院子里面也是密布警衛,不過很明顯都是興亞院的情報人員,他們身著軍裝,手臂上都佩戴書寫著“興”字的臂章,這是興亞院的特殊標志。

    一行人穿過院落,進入賓館內部,也很快就發現,賓館里面的服務人員也好像不對,他們身形健壯,舉止投足大不相同。

    要知道寧志恒對人的面部容貌有極強的記憶力,雖然只是過去了一天時間,可他對接觸過的賓館服務人員都有印象,可是放眼望去,就沒有發現一個相熟的面孔,現在看來,所有的賓館服務人員也都被人替換了。

    笠原少佐在前面引路,其間還和其中幾名侍者相互點頭示意,顯然是相熟的。

    看來這些服務人員都是特高課的情報特工,寧志恒心中暗自詫異,沒有想到,日本人對這一次三方會談的安保和接待,竟然如此煞費苦心。

    寧志恒開口問道:“新政府的人員都到了嗎?”

    笠原少佐趕緊回答道:“剛剛到達,已經安排住下了,就在您的樓下。”

    “影佐將軍和土原將軍現在在哪里?”

    “正在和新政府的人員談話,您如果需要找他們,我馬上去匯報!”

    “不用了,我出去游玩了半天,實在是有些累了!”寧志恒擺手說道。

    “嗨依,那請您稍微休息片刻。”

    笠原少佐趕緊點頭答應,又接著開口問道:“中午舉辦歡迎宴會,宴請新政府的人員,土原將軍想邀請您一起參加,不知您意下如何?”

    寧志恒眉頭一皺,開口問道:“三谷將軍他們出席嗎?”

    笠原少佐一愣,搖了搖頭,解釋道:“只是土原將軍和影佐將軍參加。”

    看來日本駐軍方面對新政府一行人并不太在意,這只是主持會議的雙方情報部門的邀請,寧志恒頓時沒有了興趣,擺手說道:“不用了,我身體疲乏,午餐讓他們送到房間里來!”

    “嗨依!”

    笠原少佐將寧志恒送上了頂層,正要轉身離去,寧志恒又把他喊了回來,問道:“上海特高課的佐川課長也來了嗎?”

    笠原少佐一愣,恭聲回答道:“也已經來了,佐川課長和土原將軍在一起,正在和新政府的人員談話。”

    寧志恒接著問道:“認識他的聯絡官竹下慎也少佐嗎?”

    “哦,是竹下君?認識,上一次他和佐川課長一起來拜見過土原將軍!”

    “好,我和竹下君相熟,你告訴竹下君,有時間到我這里說一說話,我在這里的朋友不多,實在有些無聊!”

    “嗨依,我一定轉達,請您放心!”笠原少佐躬身回答道。

    看著笠原少佐離開,寧志恒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馬上把留在賓館看守電臺的易華安,叫到了自己的房間。

    易華安進了房間,還沒有開口,寧志恒就劈頭問道:“徐永昌來青島了,你知道嗎?”

    聽到寧志恒的問話,易華安頓時一怔,搖頭說道:“這真不知道,他沒有匯報這個情況。”

    易華安在上海情報科直接受寧志恒領導,是主要負責上海市區情報工作的,徐永昌加入情報科后,他和他的上線洪時捷就歸入易華安的領導,所以寧志恒才會詢問易華安。

    寧志恒的臉色一沉,低聲訓斥道:“你的工作安排有疏漏,徐永昌來青島已經一個星期了,他是和李志群和王漢民一起,來青島追查我青島站人員的,這么重要的情況,你現在都不知道?”

    寧志恒心里一直擔心李志群和王漢民這些人,盡管他之前已經提醒總部注意王漢民來青島的行動,可他心中還是有些吃不準,不知道王漢民等人在青島的這一個星期了,到底做了些什么?會不會對青島站造成威脅?會不會對即將實施的破壞三方會談的行動造成威脅?

    如果寧志恒早一些知道徐永昌也參與了這次行動,那就可以從容布置,甚至可以調洪時捷前來青島,接觸徐永昌,聽取最新的進展情報。

    可是現在問題就來了,自己現在青島的手下中,易華安和何思明都不能和徐永昌接觸。

    因為這兩個人的身份太重要了,一個是自己的隨身秘書,最重要的助手,一個是自己的王牌情報員,打入日本情報部門最深的釘子,寧志恒絕不會讓他們的身份暴露在徐永昌面前。

    再說徐永昌根本不認識他們,也不可能平白無故地相信他們,所以也無法建立聯系,更別說聽取匯報了。

    而用來在特殊情況下聯系徐永昌的信物,那半張殘缺的法幣,現在也已經交到駱興朝的手里,根本沒有帶到青島來,這一下,徐永昌這枚暗子豈不是一點作用都沒起?

    寧志恒不禁暗自可惜,總不能自己出面聯系吧,自己和徐永昌倒是見過面的,可是自己的身份在上海情報科,也只有幾個親信高層才知道,如果讓徐永昌知道,風險實在太大了!

    :。:


同類推薦: 寒門狀元錦衣春秋官居一品第三帝國山溝皇帝唐磚帝國吃相寒門崛起

qq分分彩平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