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久讀小說
首頁純陽武神章節目錄 第一百一十章 陰陽分天斬,不如請我去!(求訂閱)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一十章 陰陽分天斬,不如請我去!(求訂閱)

    (求訂閱,月票,推薦票。)

    哦呦,你也能看懂?

    面對少女的質疑,蘇乞年并不在意,也沒有多說什么。

    “圓圓,你不要針對蘇哥。”

    齊蕓菲忍不住拉了拉好友的衣角,低聲惱怒道,她可是知道,這位救命恩人是能夠發出音速刀,至少職業七階的大高手。

    “好了,知道了……”

    少女圓圓有氣無力地回應道,不過在她看來,連她的質疑都不敢回應,這不是心虛的表現是什么。

    接下來,客廳里只剩下極速的刀刃碰撞聲,齊蕓菲二女的目光,都被激烈的戰況吸引住,尤其是齊蕓菲,雖然對于蘇乞年的刀道修為親眼所見,但眼下擂臺上的也是兩個毫不遜色的地方成名高手,這種明顯的敗象,還能有什么轉機嗎……至少她看不出來。

    百米擂臺上。

    像是火樹銀花綻放,斬鐵刀顧靜光頭油亮,他赤著上身,一身肌肉強健,鼓鼓當當,斬馬刀不見刀身,只見重重刀光閃爍,環繞著那與其相比盡顯矮小的兩儀刀龔荷,他將手中這門傳承的古戰場刀法施展到極致。

    “結束了!”

    看被他刀法局限于方寸之地,難以騰挪的龔荷,他驀地大喝一聲,身如風車,斬馬刀劃出一個巨大的圓弧,刀光如血月,竟吞吐出三寸來長的血色刀氣。

    隨著這一刀斬出,三面看臺上很多人只感到眼前一花,那原本空蕩蕩的百米擂臺上,竟似出現了海市蜃樓般的沙場之象,無數車馬疾馳,黃土成煙,長戈雪亮,斷肢橫飛……

    “刀意!”

    電視機前,稱作圓圓的少女拳頭捏緊,噼啪作響,她忍不住低喝一聲,眸子變得前所未有的湛亮,而齊蕓菲也不例外,傳聞中的刀意,職業七階以上才能漸漸掌握,而像這種幾乎籠罩了整個百米擂臺的刀意,恐怕職業九階中,也少有可比。

    真的結束了!

    如血月般的刀光落下,像是裹挾了整個沙場的金戈鐵馬壓落下來,哪怕是隔著電視,齊蕓菲也感到呼吸一滯,難以想象,直面這一刀的龔荷,該承受著怎樣巨大的壓力。

    轟!

    一聲巨響,百米擂臺都搖晃起來,在這一刀下,哪里還能見到龔荷的身影,只有塵煙伴著碎石四起。

    “輸了!”

    少女圓圓挑眉,冷哼一聲,瞥一眼蘇乞年,眼角上揚,露出挑釁之色。

    蘇乞年不為所動,也不看她,只是平靜道:“不見得。”

    “你!”

    “圓圓,圓圓你快看!”

    什么!

    循著聲音望去,少女圓圓頓時露出震驚之色,三面看臺上也同時炸開了鍋,但見塵煙漸落,異象消散的擂臺上,屬于兩儀刀龔荷的身影靜立不動,三十米外,那斬鐵刀顧靜半跪在地,手腕淌血,斬馬刀落在一旁,猶自嗡鳴不止。

    “見鬼了!怎么可能!”

    少女圓圓霍地起身,真被說中了,她開始懷疑自己的眼睛,剛剛所見的,難道都是假的不成?而此時,電視里也傳出市職業聯賽幾位評論員的激烈討論聲,有超清攝像頭開始以十倍慢鏡頭回放之前那一刀。

    屬于顧靜的斬馬刀落下,在這接近一秒的空檔期,沉寂多時的龔荷終于動了,兩尺長的短刀從剛剛借力打力的舒展,順勢劃出一道玄奧的曲線,刀刃上撩,極靜至極動,仿佛一座沉睡的火山驟然間噴發,剛猛霸道到了極顛。

    一幅虛幻的太極圖,在其背后浮現。

    顧靜快,龔荷這一刀更快,竟是后發先至,緊貼著斬馬刀刀刃落下,劈在那顧靜手腕上,并順勢刀刃轉刀背,身轉半圓,落在其背上,將其生生斬出數十米遠。

    短暫的寂靜。

    “天!兩儀刀意!陰陽分天斬!自百年前兩儀刀主之后,再無人領悟的陰陽分天斬再現!”

    “不是被壓制,而是在蓄力,千磨萬擊,只為一刀破敵!”

    ……

    評論團一下炸開了鍋,整個電視機前,也隨之震動,三面看臺上更是響起了震天的歡呼與討論聲。

    直到電視關閉,短發少女圓圓依然難以平靜,這是碰巧還是真的有那種眼力,但這個陌生的大男孩,最多也就比她們大幾歲,看破職業七階以上的勝負和戰機?她怎么都覺得有些不真實,難道是什么刀道世家,或者門閥子弟?

    這就更令她擔憂了,都說一入豪門深似海,世家門閥的混亂,狗屁倒灶的狗血情節,普通人都有所耳聞,她這個好友幼年喪母,剛剛脫離苦海,怎么能再入火坑。

    “對了圓圓,你剛剛是說,市青年刀道聯賽開始網上報名了?”

    忽然想到了什么,齊蕓菲驚叫道:“那豈不是只剩下十天不到的準備時間了。”

    “對哦,我怎么把正事忘了,”少女圓圓一拍頭,就露出懊惱之色,“菲菲,我們明天再去一趟屏風刀館,一定要想辦法把吳師傅請來我們刀道社,大不了我把這個月的生活費也貼上,沒有好的指導老師,青刀賽很難出成績。”

    “是不是有人搶?”齊蕓菲一下就聽懂了。

    “是的,三姜和古爾刀道社都看中了防御著稱的屏風刀館,三姜請動了祝館長親自指導,古爾就盯上了吳師傅,那群家伙哄抬價格,簡直不要臉!”

    少女圓圓憤憤不平,本來都談好了指導費,卻被半路截胡,換做是誰都心里不爽,雖然對于那吳師傅見錢眼開也心存不滿,但本來就是場交易,說白了還是他們武道社缺少關系,也沒有富商背景的社員,興泰高等武校的名氣更比不上在三流中拔尖的三姜和古爾,要不是校長兩年前躋身大夏刀道名人堂,恐怕就要跌入四流之列。

    “那好,明天一早我就陪圓圓你再去請一次,要是實在請不動,我們就只能靠自己。”齊蕓菲銀牙輕咬,認真道。

    “不如請我去,”蘇乞年輕笑道,看兩個表情沉重的少女,頓了頓,又道,“我不要錢。”

    齊蕓菲先是一怔,既而就露出欣喜之色:“蘇哥你愿意指導我們,那太好了!”

    先不論指導經驗,一個能施展音速刀的大高手,絕對比那屏風刀館職業六階的吳師傅更強。

    但很快,齊蕓菲又不好意思道:“蘇哥你救了我已經不知道怎么感激,指導費一定要給的,只是我們都是學生,出不起高價,不過蘇哥你放心,只要能進入市青刀賽前十,就有獎金,到時候一定把差的補上。”

    搖搖頭,蘇乞年道:“就當房租了。”

    他需要盡快接觸這個世界的刀道,這所謂的市青刀賽,就是一個很好的口子。

    “哎,哎,哎,菲菲你先別急,這都什么跟什么,請他去做青刀賽的指導老師?菲菲你沒發燒吧,他才比我們大幾歲,能和吳師傅比,喂,姓蘇的,我問你,菲菲說你救了她,你修習刀道幾年了,職業資格又到幾階了?”

    齊蕓菲剛欲開口阻止,聽到后半句也不禁心中好奇,她知道蘇乞年是能施展音速刀的高手,應該有職業七階了,但到底達到了怎樣的高度,她也有些好奇,想要知道。

    略一沉吟,蘇乞年道:“練刀,大概十六年了,職業資格的話,暫時還沒有。”

    “那你裝什么大尾巴狼!”少女圓圓嗤笑道,“你才多大,還練刀十六年,就算我閉只眼,算你有了十六年,連職業刀客的資格都考不到,你是來搞笑的嗎?”

    沒有動怒,蘇乞年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目光流轉,像是看到了一幅幅過往的畫面,他右手抬起到身前,食指輕輕豎起,語帶玩味道:“用你腰間那把刀,只要能劈中它,我傳你一刀。”(求訂閱,月票,推薦票。)


同類推薦: 戰神狂飆劍道通神至尊劍皇神印王座武神血脈斗羅大陸II絕世唐門絕世武魂百煉飛升錄

qq分分彩平台注册